日间
护眼
纸张
夜间
A- A+
第七百二十章 森比埃城
继续阅读: 上一页|下一页

爱书吧:https://m.2shu8.cc/

  他们身着麻布长袍,虽然脸色发白可总体上精神状况尚可。
  只见徐醒谨慎的靠近,望着那群人类,数量足有数万之众!男多女少,脸色发白,此刻,他们似乎已经祷告完毕。
  居中的一位穿着华丽的方脸男子随即转回身,高声宣布道:“我们的传声已经由真正的神明传达过去了!相信他们中会有一批人迷途知返,不再受到蛊惑的!”
  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兴奋的眼眸冒光,摩拳擦掌似乎做了件了不起的事!
  他们纷纷凝视向东海,如同布道的牧师,但凡争取到一名皈依者都能产生极大的成就感。
  直至流连在海滩上许久,大家这才开始离开。
  由于人流众多,场面也很混乱,徐醒顺利的混进了人群,迈步随着大家朝前方树林后走去。
  片刻,走出树林后景色豁然开朗,繁华的小城就坐落在前方的矮山下,是座足以容纳数万人的小城,尖顶发黑的石质建筑看起来古朴厚重,颇有年代感。
  人们回到城内,各自如初,做生意的做生意,回家的回家,各有各的事做,看起来井然有序。
  徐醒在这里街道上溜达着,脸上露出淡淡疑惑,这里的情况和自己想象的非常不同。
  “没有阴气。”他可以确定的思忖,除了刚刚他们祷告的大阵使用阴气驱使外,其它所有地方都没有一丝阴气活动的迹象。
  似乎这里是非常正常的人类生活区域!但这里是无尽海,人类卑微的犹如蝼蚁,越正常反而越古怪。
  徐醒迈步走在这里,此刻,岛上人类的生活很正常,唯一不对劲的是他们的对话,见面打招呼并不是说你好,而是愿神保佑你……
  另外,溜达之间他注意到,这里的女人们孕妇似乎比较多。
  平日里虽然能够碰到孕妇但不会太常见,而在这里,自己一路走来已经遇到了十几个!
  这个几率似乎就有些夸张了,难道这里的人平日生活太安逸了,全都躲在家造小孩儿?
  “神?孕妇?”徐醒听着当地人的对话,他并未急于打探什么,首先静静聆听,自己不了解这里因此不能盲目乱说。
  打探出足够的消息自己当然要去这里的酒馆。
  走过几条相对僻静的巷子,徐醒迈步来到本地一家叫“堂吉诃德”的酒馆前,石头巷子本就显的很阴暗,而这狭小的巷道配上天穹的血月,让这里有一种末日般的寂静。
  如果不是酒馆门头挂着的油灯,这里就仿佛死了一样。
  徐醒坐在这里,径直来到门前,推开古旧的破木门,门发出吱的一声轻响。
  紧跟着淡淡酒香传入鼻腔,木质地板,石质墙壁,这墙上挂着灯火,所有一切都很古旧没办法和机械岛那种更现代的地方相比。
  但来到这里,徐醒就如同回到了几百年前一般,虽然落后,可酒馆里却有种别样的古旧美感。
  尤其那香味,酒还未尝就能知道品质非常的不错。
  原以为这里人不会太多,可走进去后却发现吧台上的人其实并不少,甚至座位几乎满员,很多人端着酒杯靠在墙边畅饮着。
  如此情况,对于这家偏僻的酒馆来说可谓相当不错。
  最关键的是男人们似乎都颇为热情,即便互相不认识也不影响他们相互打招呼,甚至勾肩搭背!其中甚至明显有不少的同性恋!
  “老板喝一杯?”服务员朗声询问,此人个子不矮,长相也还算英俊,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对方立即从大木桶里接了一杯。
  “请。”
  徐醒闻着淡淡酒香,心情越加不错。他尝遍各地美酒,这地方的酒品质虽不是最佳却也绝对入的了上等。
  “兄弟,来,咱们喝一个!”蓦然间,旁边一位同样已近中年的男子豪气的喊道,径直站在徐醒的面前,脸色微红,显然已经喝的微醺。
  “啪!”
  徐醒微笑没有说什么,只是伸手和对方酒杯碰了下。
  对方立即大口喝了一口,哈哈大笑以示敬意,跟着又转身朝着从旁边经过的一位陌生男子敬酒。
  并非只有他,在场几乎所有男人都这样子,区别只在放开的程度而已,大家原本并不认识,可此时却像是老友一样。
  男人们边喝边笑,颇有一副不分你我的架势。
  如此和谐的氛围,没有酒后的斗殴和谩骂,更没有因为不熟悉而发生的冲突与隔阂。
  这本应是很和谐美好的事,可徐醒却感觉到了一丝古怪,因为即便再和谐的社会,人和人之间也不该会如此才对,即便没有矛盾但也不至于如此的热络。
  这些人乍看起来更有种豁出去之后的放开,而不是因为真正的快乐幸福而如此。
  “嘶……”徐醒深深吸了口气,举起酒杯也学着大家溜达起来,时而与大家交杯换盏,直至来到墙角处,他蓦然发现这里有位年轻人并没像其他人那样。
  这家伙年级不大,似乎刚刚成年罢了,此刻非常的萎靡,端着酒杯自顾自的一口口喝着。
  他喝的酒很烈,照这种架势,用不了多便会伶仃大醉!
  “呵呵,别搭理他。”有醉汉看到这一幕,轻轻拍了拍徐醒的肩膀道:“年轻人想不开罢了,咱们不都这么过来的?”
  说着,端着酒杯再次豪声道:“来,干杯!”
  这家伙不管徐醒,一杯酒直接下了肚,脸色通红,喝酒的方式几乎等同于牛饮!
  这次徐醒并没有搭理对方,而是来到年轻人的面前,对方显然已经喝的够多以至于眼神都开始迷茫。
  他拍了拍对方道:“够了,别喝了。”
  “呃——”年轻人重重打了个酒咯,而后沉重且痛苦的转回来,打量了徐醒片刻后问道:“人这辈子只能这么痛苦……?”
  此人话一张口便已经知道其心事重重,颇为痛苦。
  “嗯?”徐醒心中一动,立即伸手搀起他道:“这里太吵了,你已经不能再喝。走,我们出去聊吧。”
  这年轻人早已身体瘫软,可在徐醒的“搀扶”下却是动作麻利,很快便走出了酒馆。
继续阅读: 上一页|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