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间
护眼
纸张
夜间
A- A+
第419章 五灵合一
继续阅读: 上一页|下一页

爱书吧:https://m.2shu8.cc/

  自从元青舟收了马璐之后,武灵山里再没有起过火。
  不过元青舟根据马璐的描述,跟安小菜找到了她第一次出现的地点,将马璐从镜像世界穿越过来的事情告诉了楚凌楠。
  这种空间薄弱点一经发现就必须立刻监控起来,其中大部分都会随着时间而消失,但也有极少一部分会慢慢扩大,其不稳定性很容易引起异灵入侵事故。
  元青舟也是后来才知道,久安城老城区那里,他们经历有间小店事件时去的那个废弃病栋,就是一个空间薄弱点。
  因为空间的不稳定,让废弃病栋处于主世界和镜像世界之间。
  解决了魇灵的事情,武道院的军训继续按部就班的进行,因为军训项目安排得很满,每天都精疲力尽的,元青舟只能晚上睡前研究一会《五灵咒》。
  30天的军训彻底结束后,他们终于从山里回到了繁华的都市。
  元青舟回到四合院好好的洗了个澡,没等坐下来休息,就被安小菜拉着去吃遍了学校外的美食一条街。
  安小菜嘴巴塞得满满的,高呼着终于活过来了。
  元青舟跟着安小菜玩了一天,晚上回到家虽然疲惫,但是心里却感觉非常轻松愉快。
  当晚,元青舟洗漱完,跟安小菜道了晚安,就回到自己房间。
  还是先给小蛮梳头,上次小蛮试图占据她的身体之后,元青舟就不再将这件事交给安小菜,开始亲力亲为。
  而小蛮到现在都还是昏迷状态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,元青舟对此也无能为力。
  调整好状态,元青舟拿出寒蝉短刀,按照《五灵咒》中的说明,划破自己双手掌心取血,在房间地板上画下一个特殊的祭祀图腾。
  其实这件事在楚凌楠的监护下去做更好,但是元青舟思前想后,仔细斟酌之后还是决定暂时不将《五灵咒》暴露出来。
  元青舟调动气血,让血液能够源源不断的从掌心流出。
  地板上先被她画下一个圆形,之后在周围描绘出五个小圆,其中用简单的线条画出代表五个分支的图腾,再用复杂的线条将五个图腾连接起来。
  完成之后,房间里满是血腥味,元青舟取出白天买的蜡烛,分别放在五个图腾中心点燃。
  元青舟深吸一口气,站在中心位置,垂在身侧的双手还在往下滴血。
  五个魇灵被放出,全部被缩小身体,还原成本来的样子悬在代表各自分支的图腾上方,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阴森而恐怖。
  元青舟一个一个看过去,五个魇灵里,阿大的等级最低,红中没有等级,剩下的尾巴,食邪和马璐都是蓝魇。
  《五灵咒》中对五灵合一的最低要求是她必须达到五阶,而魇灵则等级越高越好。
  她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再去积累和准备,只能以最低标准开始融合五灵。
  “等会,就拜托你们助我一臂之力了。”元青舟低声对五个魇灵道。
  话音一落,她双手摊在面前,开始念诵那篇发音古怪又拗口的祭文。
  祭文是以象形字书写,她军训那些天都是晚上睡前让红中帮她查资料,才知道这些象形字都是怎么发音的。
  随着低沉似呓语般的声音不断从元青舟口中发出,仿佛深渊的大门被缓缓开启,一阵阵阴冷的风从元青舟脚下吹起。
  房间的灯闪烁了两下之后熄灭,蜡烛的光开始晃动,元青舟长发飞舞着,双眼紧闭,继续念诵。
  烛火中飘摇的五个魇灵慢慢的融化,全都变成了黑色液体,滴滴答答的落在烛火上。
  噗!
  烛火猛的一爆,火焰顿时变成了黑色,并且那黑色迅速往下蔓延,将整根白色蜡烛都染黑。
  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,就连窗外的光都无法照耀进来。
  五个魇灵彻底融化之后,黑焰蜡烛开始加速燃烧,蜡油将下方的图腾覆盖,之后顺着血液的轨迹向中心汇聚。
  当五个方向的蜡油在元青舟脚下融为一体时,元青舟只觉灵魂深处某个地方剧烈震动了下。
  就好像被深埋的某种存在猛然苏醒,紧接着爆发出一股强横的力量席卷全身。
  滴答!
  手心的血液滴落下落,她脚下已经不再是布满纵横交错血迹的地板,而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漆黑之湖。
  这时,一只森森白骨的手缓缓从漆黑之湖下伸出,抓住元青舟的脚踝,将她一点点拉进湖中。
  悚然惊魂的感觉笼罩着元青舟,即使她没有恐惧感,却还是能感受到那股刺痛灵魂的冰寒,让她每个毛孔都在颤栗,潜意识在叫嚣快点逃。
  只差最后一步了,元青舟忍耐着,眼睛始终紧闭。
  《五灵咒》中提到过,整个祭祀的过程中绝对不可以睁眼,发生任何事情都不可以中断祭祀。
  刺骨的冰寒包围着身体,元青舟感觉那诡异的湖水已经蔓到胸口,压得她喘不上气来。
  这时,胸口那根黑色羽毛震动了下,压迫胸腔的湖水被震开,元青舟猛吸一口气,快速念完了最后的祭文。
  轰!
  湖水激荡着四散开来,那只手也松开了她的脚踝。
  元青舟感觉自己漂浮在空中,脚下似乎有光,还有什么让她感觉十分亲切的东西存在。
  她不能睁眼,却好像‘看到’头顶出现一个黑色的圆盘,圆盘中涟漪阵阵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  这是最后一步了,只要属于她的图腾出现,她就拥有了五灵合一,驱使五方神使的力量。
  但是元青舟等了片刻,感觉体内的血都快要从掌心流尽,黑色圆盘中心还是没有任何东西出现。
  这是什么情况?《五灵咒》中没有记载啊?
  这一刻,元青舟稍稍有些焦急,但在电光火石间,她忽然想到玄冥会那个不可以被记录,不可以被描绘的图腾。
  那它是怎么被传承下来的呢?
  玄冥会,司家,祭典,家主交替……
  一个个线索在元青舟脑中逐渐串成线,她突然明白过来,恐怕只有司家家主可以知道和使用那个图腾。
  可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如果现在放弃,她可能会被永远困住。
  想到这里,元青舟骨子里遗传父亲的莽劲上来,心一横,决定描绘属于自己的图腾。
  她第一个就想到了安小菜为她设计的那个小篆的‘舟’字,心念一动间,她也不知道那里冒出一股奇异的力量,直冲头顶那片黑色。
  以不容抗拒和绝对压制的姿态,在那片黑色之中描绘出一个‘舟’字图案。
  当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,一道惊雷仿佛贯穿了两个世界,猛然在两片天空下炸响。
  这一刻,隐匿在全球各处的玄冥会中,他们所供奉的深渊之主无论是以什么形象被放置在案台上,通通都在惊雷声中碎裂。
  鹰翼联邦某处,齐锦书一脚踩住刹车,震惊的发现,她身体里属于家主的力量和印记正在一点点被褫夺。
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即使这部分力量已经微弱到无用,但被直接褫夺……这简直不可能!
  齐锦书踉踉跄跄的下车,看向东方,心中一片忐忑。
继续阅读: 上一页|下一页